欢迎光临葫芦岛新闻网!网站地图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主页 | 新闻 | 经济 | 生活 | 教育 | 旅游 | 娱乐 | 健康 | 社会 |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 >

河南一学生疑遭校长酒后暴打致残 学校拒回应

来源:葫芦岛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7-06-04 12:34
河南一学生疑遭校长酒后暴打致残 学校拒回应

原标题:河南一校长疑酒后暴打学生 致学生颅脑损伤无法站立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 记者 刁明康

刚刚过去的这个端午节,河南周口市郸城县李先生一家是在医院度过的。

5月24日晚,李先生正上九年级的儿子李华(化名)被学校校长殴打,入住郸城县人民医院7天后,病情加重,“头晕、呕吐、无法站立”,需紧急转往郑州市的大医院进行治疗。

说起挨打,李华介绍,“不知什么原因,校长来查寝,满身酒味,把我叫过去就开始打,扫帚木棒都打断了……”

而当李华准备出校前往医院检查时,校方要求他把假条上的“被校长殴打后想呕吐和头晕”事由改为“身体不适”。

据主治医生介绍,李华目前症状加重,需转院治疗,医院的诊断结果也表明症状为:中型颅脑损伤、外伤型蛛网膜下腔充血。

5月31日,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多次致电当事校长及负责批假条的学校主任,对方并未接听电话,发去短信也未回复。

学生:
莫名被校长殴打,笤帚打断还挨了拳头

5月31日,被打学生李华在电话中告诉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他是郸城县人,今年18岁,一年前,父母将他送到了郸城县华文学校复读初三。平常,学校晚上九点半熄灯,5月24日晚熄灯后,有同学说话,作为室长,他进行了提醒。

“刚提醒完同学准备睡觉,刘校长就带着3个学校老师来查寝,我们寝室门是开着的,他走到门口,看到我站在床上,就让我下床到他面前去,我过去了,他什么话都没说,抄起门旁的笤帚就开始打。”李华说,笤帚把是木质的,刘姓校长用力打他的背部、腿部和手臂,直到笤帚被打断。

随后,刘校长又扇了他一耳光。

“校长满身酒气。”李华说,笤帚打断后,校长让他到寝室外面去,他没有出去,校长便伸手来抓他,这时,同行的两位他不知道名字的老师也冲上来对他进行殴打,一位曹姓主任则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摁在室友床上,他“无力反抗,不知被这4人打了多少下,有一拳刚好打在太阳穴下面,当时就感觉头昏眼花”。

李华回忆,殴打声惊动了宿管员,两位宿管员跑过来将校长和其他老师拉开,他才得已脱身。

随后,曹姓主任将他带到宿管员寝室进行批评,“说我管理寝室管得太乱”。批评完后,将他带到校医务室开了些药。

“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挨打,自始至终,我没有顶撞校长和老师一句,更没有还手。”李华说。

医生:

诊断证明为中型颅脑损伤症状加重需转院

李先生告诉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当晚12点左右,他在上海打工,接到儿子电话,随即在上海报警,上海警方将报警信息转到了周口市郸城县公安局。

他又紧急联系在郸城的侄儿子到学校看望李华。

“我们的寝室在二楼,我听见我堂哥在校门外大喊,请老师开门,但老师就是不开门。”李华告诉记者,他被打2个多小时后,出现了想呕吐、头晕的症状,他才借同学手机给父亲打了电话,并找到曹姓主任,提出请假到医院看病。曹姓主任要求他写请假条。

“当时我的请假条上写的是‘被校长殴打后想呕吐和头晕’,但是曹主任不同意,坚决要求我改成‘身体不适’,不能提‘被校长殴打’,否则不准假。”李华说。

李先生介绍,报警后接近40分钟,距离郸城县华文学校并不远的北关派出所耿姓民警才抵达学校进行调查。孩子住院这几天,李先生一直跑派出所,希望警方出具法医鉴定证明,但警方要求他提供开具诊断证明,他到医院开具了诊断证明,警方又让他拿病历原件,“一拖再拖,跑了好几趟都没办成”。

5月31日,李华的主治医生、郸城县人民医院王医生告诉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伤者目前的情况“有点危险,站立不稳,出现晕厥症状”。

王医生说,伤者送医后,经过检查,发现颅脑受损,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充血和多部位软组织损伤。医院一直在对症治疗,不过,目前病情加重,建议家属将其送往大医院进行治疗。

“他(伤者)的后脑部被打了,但是呕吐、晕厥和站立不稳等症状,是不是跟后脑被打有关,我们暂时还无法判断。”王医生说。

在李先生向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提供的郸城县人民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病史及检查”一栏写着:中型颅脑损伤、外伤型蛛网膜下腔充血、多部位软组织损伤、小脑轻度挫伤。

官方
学校拒绝回应,周口教育局称先核实

李先生告诉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儿子被打的随后两天,学校来了两位老师,其中一位便是曹姓主任,带着一些钱,“让我们先治疗,但我拒绝收他的钱,到现在住院花的7000多元都是我自己缴的”。

随后,学校再未来过人。

5月30日,他通知学校,要将孩子转到郑州的大医院治疗,学校同意派一个老师随行,“但自始至终,打人的刘校长一直不接我电话,学校也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们该如何处理”。

校长喝了酒暴打学生是否属实?

5月31日上午,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多次致电刘姓校长手机欲了解情况,但一直无人接听,发去采访短信,截至发稿,5个多小时过去,对方未回应。

与此同时,记者又拨打前往医院与家属对接的曹姓主任手机,对方接通,记者正在作介绍,对方便挂断电话。同样发去短信,截至发稿,对方也未回复。

随后,记者又拨打一同前往医院处理的另一位刘姓老师的手机,听说是媒体记者,对方连称“我拒绝、我拒绝”,也挂断了电话。

对于被指报警后40多分钟才赶到学校,处警民警有何说法?

记者又拨打李先生提供的当晚处警的郸城县北关派出所耿姓民警电话,但对方并未接听。拨打北关派出所张姓所长电话,对方称要采访,需县公安局同意才行。

记者又与郸城县公安局宣传科朱(音)姓科长取得联系,朱科长表示自己在搞扶贫工作,对此事不清楚,如果当事人对警方工作不满,可以到公安局投诉。

随后,记者联系郸城县教育体育局,但办公室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拨打值班电话,对方表示领导开会去了。

下午16时左右,记者又联系郸城县教育体育局的上级部门——周口市教育局,负责处理宣传事宜的工作人员表示,未接到学校和郸城县教体局对此事的报告,事情是否属实,接下来会进行核实。

郸城县华文学校是一所什么学校?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尝试通过周口市教育部门官网或网络搜索引擎进行了解,但均未查到相关信息,只是在河南省教育厅官方网站上查到一条该单位2015年发布的《关于2015年河南省中小学生安全知识网络竞赛有关情况的通报》,其中提到郸城县华文学校获得此次竞赛的“学校组织奖”。

李先生告诉记者,郸城县华文学校是一所私立学校,李华每学期需要缴纳2500元学费,学校实习封闭式管理,学生不用缴纳住宿费,每个月的生活费大约八九百元。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将持续关注此事。(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更多今日推荐
更多最新标签
更多拓展阅读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网站标签 企业邮箱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 葫芦岛新闻网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8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